山西快乐10分1561
 
咨詢電話:0755-88830088

科普知識?

knowledge


當前位置:
大型會議活動期間的滅鼠問題。

作者:金衛士 | 發布時間:  |分享到:
更多

隨著社會的發展,重大活動的出現頻率和規模不斷增加,相關公共衛生和保健問題的重要性日益顯現。2007年末,有關部門隆重組織了“重大活動公共衛生安全高層論壇”,邀請不同領域的專家暢舒己見;其中,滅鼠工作亦被列為議題之一。顯然,這和鼠類不僅能夠傳

隨著社會的發展,重大活動的出現頻率和規模不斷增加,相關公共衛生和保健問題的重要性日益顯現。2007年末,有關部門隆重組織了“重大活動公共衛生安全高層論壇”,邀請不同領域的專家暢舒己見;其中,滅鼠工作亦被列為議題之一。顯然,這和鼠類不僅能夠傳播、保存疾病,嚴重影響人群健康和社會秩序,而且可能損耗大量財物,騷擾人們的正常生活密切相關。


為了防止重大活動期間出現嚴重的鼠害問題,必須防患于未然,事先調查了解,開展風險評估,提出相應預案,作好人力、物力準備。單項的治理措施雖然和經常性滅鼠差別不大,但各類方法的選擇順序和使用頻度卻有自己的特點,不應全盤照搬。


1、重要性


     重大活動期間需要治理的嚴重鼠害,主要在于預防鼠傳疾病。根據現有資料,可能在我國出現的涉鼠疾病多達20種。按病原劃分,病毒病有5種,即,腎綜合征出血熱、新疆出血熱、森林腦炎、狂犬病、淋巴細胞脈絡叢腦膜炎;立克次體病有4種,即,Q熱、鼠型斑疹傷寒、恙蟲病、北亞蜱傳斑點熱;螺旋體病有3種,即,鉤端螺旋體病、蜱傳回歸熱、萊姆病;細菌病有3種,即,鼠疫、野兔熱、沙門菌病;此外,還有寄生蟲病5種,即,日本血吸蟲病、廣州管圓線蟲病、旋毛蟲病、黑熱病、弓形蟲病。在上述20種疾病中,有些是人鼠共患的,即人和鼠類均受其害,感染病原后發病甚至死亡,如鼠疫;但也有些病原僅能使人得病,對鼠的致病性低,往往使鼠在較長時間里健康攜帶病原體而不發病,如腎綜合征出血熱。顯然,后一類型的鼠傳疾病,威脅人群的時間更長;但威脅的嚴重程度卻主要取決于病種,和鼠類是否發病關聯較少。


從理論上說,本地原來沒有的涉鼠傳染病,有可能從外地傳入、傳播,造成危害;但實際上,任何傳染病的擴散、流行,都需要具備一定的條件,尤其是通過媒介傳播的疾病。西尼羅熱從非洲傳入美國,并迅速擴散、扎根,主要是由于當地存在可充當媒介的蚊蟲,應視為特例。總體看來,主要的防控目標應是當地原有病種,因為,這些疾病在當地已經具備或基本具備保存與流行的條件。與蚊類不同,帶菌鼠從國外竄入并在當地繁衍的可能性不大,防控鼠傳疾病的重點在于治理本地原有鼠類。同時,鼠傳疾病主要通過患者帶來,必須防止疾病通過本地鼠類擴散;只有在大量貨物入境時,才可能由鼠帶入,需要早作準備,滅鼠并治理環境。


從現有資料分析,在我國上述20種涉鼠疾病中,腎綜合征出血熱和鉤端螺旋體病最為重要。鼠疫是甲類法定報告傳染病,目前全國發病人數雖然很少,2007年僅有2例,但潛在威脅很大,而且,即使只發生1個病例,也能造成巨大的影響和經濟損失。腎綜合征出血熱則是現實威脅最大的乙類法定報告傳染病,每年全國病例數以萬計,發病最多的1986年曾超過11萬。而且,此病尚無特效治療藥物和方法,雖然病死率較低,但病程長,治療費用高,顯著影響體質。至于鉤端螺旋體病,雖然同樣是乙類法定報告傳染病,而且全國發病人數也曾超過10萬,但隨著經濟的發展、衛生的改善和耕作方式的改變,發病人數一直保持下降趨勢,威脅日漸縮小。據《疾病監測》雜志披露,這3種傳染病2002年至2006年的發病、病死人數如下:


年份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合計


鼠疫       發病數    68        13        22      10        1      114


           病死數     0         1        9       3        0      13


腎綜合征   發病數   31056     21496    26177   22288    16129  117146


出血熱     病死數    190       144       215     227      145     921


鉤端螺旋   發病數    2449      1777     1391    1463     668    7748


體病       病死數     71        51        44      41       17     224


 


上述3種傳染病構成嚴重威脅還源于疫區遼闊。鼠疫的自然疫源地分布在我國約三分之二的省(市、自治區),其余的非疫區也大多存在可傳播鼠疫的鼠、蚤。另一方面,鼠疫的潛伏期可長達5天,以目前的交通條件,處于潛伏期的感染者可能到達非疫區的絕大部分,更容易抵達舉辦重大活動的城市,國此,對其潛在的流行風險不容低估。如果出現肺鼠疫患者,病人即為傳染源,危害更大。當然,此時滅鼠已無作用。相對而言,腎綜合征出血熱的自然疫源地范圍更廣,覆蓋了絕大部分省(市、自治區)和縣;而且,其疫區邊界較不固定,可以向有條件的地區擴展。本病的傳播途徑尚未完全明了,增加了防控的難度。至于鉤端螺旋體病,疫區面積也相當大,與鼠疫相當,但主要分布在南方農村。從目前態勢分析,流行風險較低。


除鼠傳疾病的威脅外,鼠的騷擾亦可嚴重損害單位、城市以至國家形象,造成難以準確估量的損失。例如,在重要會場,在高級賓館,在機場車站,在重要人物、記者媒體活動場所,一兩只老鼠出頭露面,甚至引發停電、斷水、通信障礙等事故,均可造成嚴重影響,必須嚴加防范。至于由鼠造成的其他危害,如損耗糧食等等,對重要活動的影響比較間接、次要。


2、計劃性


   重要活動期間的鼠害治理和經常性治理的主要差別,在于要求不同,更突出重點;另一方面,又有別于突發事件出現時的鼠害治理,其區別主要在于重要活動大多早有安排,可以事先籌措,而突發事件往往始料未及,只能匆忙應對,由于重要活動往往是事先已知的,有充裕時間制訂鼠害治理的方案,采取科學的措施來達到預期目的。


知己知彼,方才可能百戰不殆。為使治理措施具有較強的針對性,首先應掌握鼠情及相關狀況。主要包括:本地的鼠種組成及其優勢種,可能充當鼠傳疾病的主要宿主或次要宿主的種類和數量,主要體外寄生媒介的組成和密度,當地原有的鼠傳疾病和可能傳入、扎根的病種,鼠類攜帶的對人致病的病原體種類及攜帶強度等等。這些內容可以查閱過去的調查資料并適當利用,但必須仔細分析,去粗取精,補充調查。尤其是許多內容經常處于變動狀態之中,不一定符合現狀。同時,必須特別重視舉辦重要活動的核心地區,如會場、外來的參加活動人員的住地和活動場所,必要時應對此類地區重點復查。此外,當地近來的滅鼠情況,是否存在抗藥鼠群,有無拒食現象亦應認真回顧。


此外,尚應重點分析重要活動舉辦日期和鼠傳疾病的流行高峰、鼠類種群密度高峰之間的關系,作為安排治理方案的一項依據。例如,2008年北京奧林匹克運動會在8月舉行,此時正值鼠疫和鉤端螺旋體病的發病高峰,與此相關的鼠種應作為治理的重點,盡可能壓低密度。相反,腎綜合征出血熱的發病高峰在4、5月和12月前后,8月份的流行風險較低。至于事先未曾估計到的涉鼠疾病的突然暴發,只能按突發事件的應急預案處置。


 在知彼的同時,應總結過去治理鼠害的經驗和教訓,根據重大活動更高的要求制訂治理計劃。需要指出,每次大面積滅鼠,都是對鼠群進行淘汰和選擇,效果越好,選擇越嚴,治理殘存鼠的難度越大,原有方法再用的效果越低。因此,除非距離上次治理一年以上,不宜全盤套用原來行之有效的方法。


根據以往經驗,工作質量與一線工作人員素質密切相關:高標準的滅鼠治理工作,僅僅依靠政府組織、動員群眾是很難完成的,必須有相當數量具有較高素質的人員工作在第一線,作為骨干。應該進行必要的培訓考核,盡量做到持證上崗。在專業除害公司比較發達的地區,應該充分利用這些專業骨干。同時,籌集資金,準備物資,按部就班地開展前期工作。


有必要調查社會各界對害鼠治理的認知和支持程度,并以此為基礎,有計劃地開展科學普及宣傳。鼠害治理涉及面廣,除專業骨干外,需要方方面面的理解和支持,才可能取得良好效果。科普宣傳內容不僅包括治理鼠害的重要性,還包括治理的方法和需要公眾配合的事項。宣傳的對象既包括廣大群眾,更包括行政領導和媒體。對于群眾,收效一個影響一個;對于領導,收效一個則影響一片;對于媒體,收效一個的影響力更是難以估量。2007年夏季有關洞庭湖濱東方田鼠鼠害的報道,正是由于對媒體的宣傳不夠,才使從媒體付出的信息多處失實,造成不應有的消極影響。


3、科學性


    有關重要活動的鼠害治理,一般能夠得到領導的高度重視,又有比較充裕的準備時間,應該制訂工作方案和實施計劃,有條不紊地進行。通常,調查和監測最早展開,以掌握基本情況,確定治理的具體辦法。


為掌握主動,首先需認真貫徹綜合治理、治本為主的方針,改變滅了養、養了滅的舊模式。以重點場所為中心,盡量做好環境治理,增添必要的防鼠設施,堵塞鼠洞、鼠道,最大限度地降低容鼠限量。這些往往被人忽視,但卻非常重要,必須得到戶主、業主的支持與配合。要先抓難點和重點部位,消除薄弱環節和死角。近年來,許多城市改建、擴建,在拆遷過程中迫使鼠類向四周擴散,應抓住遷后拆前良機,開展突擊滅鼠;同時,注意新建房舍的防鼠。


根據重要活動舉辦的日程,合理安排全面滅鼠活動,應有合理的提前量。不僅充分估計慢性鼠藥發揮作用所需時間,而且留足局部地區補課的空間。過去,有的地區為了保證效果,層層考核驗收,以致必需層層提前,早在重大活動開始前3、4個月,即已完成全面滅鼠。這樣,在逐級驗收期間,殘存鼠又得到了一次繁殖良機。這種安排顯然不夠合理。必須強調,在突擊滅鼠時,只能使用已在有關部門登記、由合法企業生產的毒餌。公共場所和機關、企業、特殊行業的毒餌布放,應由受過培訓的人員負責;民宅中毒餌的布放如由戶主自己完成,應事先培訓以防止意外事故發生。尤其要重視養有寵物的家庭,必須耐心細致地宣傳,做到既保護寵物,又布放毒餌滅鼠。有的場所可使用毒餌盒以防止誤食,延長毒餌的有效期。對于投放后殘留的毒餌和鼠尸,應及時收集、集中處理。


大范圍毒鼠活動必須充分準備,力求提高每次的治理效果。匆忙出擊,不僅效果差,而且對鼠類進行了淘汰、選擇,影響后續活動。有人認為,滅一個少一個,總比不滅強。但從總體看,僅消滅種群的30%,恰恰給殘存者減輕了種內競爭壓力,改善了食物和隱藏條件,促使其更好地發揮繁殖潛力。簡單的數字計算表明,一次效果為90%的治理,與再次效果為70%的治理結果相當,并高于三次效果為50%的治理。


在毒餌充分發揮作用后,迅速調查殘存鼠密度;對鼠疫較高地塊補充處理。由于首次未投餌而出現的空白地塊,可使用原來毒餌;否則,應適當改變處理方法。除改用其他毒餌外,可供選用的還有滅鼠器械,包括鼠夾、鼠籠、粘鼠板以至電貓。為了提高效果,鼠夾等可布放在鼠類出沒場所,掛餌而不支夾,供鼠自由取食,一連數日后再支夾捕捉。如用電貓,則必須注意安全,只用合格產品。由于家鼠適應性強,若布夾數日仍無所獲,應改變器械種類,或另用其他方法。應該指出,為重要活動治理鼠害時,天敵的使用價值不大。因為,野生天敵如黃鼠狼,數量有限,且難以介入;在家養天敵中,大部分家貓已向專職寵物轉化,主要依賴貓食度日,即使偶爾捕鼠為樂,對降低鼠密度作用很小。至于家犬,雖然近來數量增加,但“管閑事”的反而越來越少,更難指望;尤其需要注意的是,營養豐富的狗糞已是家鼠的補充食物,處置不當反而對治理鼠害不利。


在選擇滅鼠方法時,應繞過誤區,排除過去曾一度風行但并不科學的方法,如,學貓叫驅鼠,學鼠叫誘鼠,肛門塞豆脹鼠,能及馴鼠滅鼠等等。這些方法乍聽有理,帶有新意,對不諳鼠情者甚有說服力,但實質上似是而非,經不起實踐的檢驗。遺憾的是,有些很有權威的新聞媒體,偶爾仍在播放并不科學的新聞和專訪,對觀眾施加消極影響。


除技術方法外,組織措施更應注重科學性。合理的技術方法必須依靠嚴密的組織措施,才能取得預期的效果。許多年來,各地均已積累豐富的、適應本地特點的經驗,可在提煉、補充后采用。應該提出,組織措施必須和社會發展以及技術方法相適應,計劃經濟時期的組織措施難以適合當削形勢;同樣,過去家家留門等待投餌的辦法已經無法實施。技術方法只有和組織措施相配套,有機整合,才能滿足重要活動期間的鼠害治理要求。




山西快乐10分1561 开元棋牌游戏平台 竞彩蓝球胜负玩法 2014a股票推荐 广东快中彩开奖走势图 揭阳福彩投注站微信交流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上证指数是什么意思 甘肃11选5技巧 足球分析胜平负技巧 体彩北京11选5开奖结果